<rt id="soc8m"><small id="soc8m"></small></rt><optgroup id="soc8m"><menu id="soc8m"></menu></optgroup><rt id="soc8m"><optgroup id="soc8m"></optgroup></rt>
<rt id="soc8m"><small id="soc8m"></small></rt>
<menu id="soc8m"><div id="soc8m"></div></menu>
<acronym id="soc8m"><small id="soc8m"></small></acronym>
<code id="soc8m"><samp id="soc8m"></samp></code>
图书推荐>正文

小说《身不由己》挖掘人性内涵和精神价值

2017-09-19 14:24 | 深圳特区报 | 手机看国搜 | 打印 | 收藏 |评论 | 扫描到手机
缩小 放大

核心提示:《身不由己》是一篇背景比较弘阔,充满荒诞和幽默,但又极真实,颇有几?#20013;?#37240;的作品。

《身不由己》

读他的小说容易诱发共鸣感,你在生活?#24615;?#36898;的苦与乐,乃至进退维谷的窘境,会从记忆深处浮起来,形成交流,忍不住发一声长叹。

《身不由己》是一篇背景比较弘阔,充满荒诞和幽默,但又极真实,颇有几?#20013;?#37240;的作品。写的是,在狂热炒股、股票虚涨的年头,主人公是一个博士,高校青年教师胡文生,受家乡的一家民企老板所?#24052;小保?#20026;其获得证监会“上市公司”的名额指标而奔走钻营,但他遭人愚弄,受尽奚落,四处碰壁,?#36739;?#36234;深,一败涂地的故事。小说通过胡博士的经历,演示在茫茫现代大都会中,一个百无一用的书生的尴尬与无奈,颇有几分卡夫卡《城堡》永远不得其门而入的况味。尤其是,作品揭示了乡土中国社会里“人情”与“面?#21360;?#30340;不能承受之重。平时稳重儒雅的胡博士之所以“一切都乱了?#20303;保?#34987;弄得团团转,疯狂打电话,垫钱送重礼,?#22336;?#35831;吃,四处拜乞,无奈中甚至印制假名片,当了一回“副总?#20445;?#20840;因为老父亲在家乡吹嘘他“名声很大,地位显赫?#20445;?#32780;他隐藏的虚荣心,以及潜在的发财欲,也是暗中动力。?#25293;?#26080;多的社会油子高兴,那一副可憎多变的市侩嘴脸,给人印象深刻,是作者的一个贡?#20303;?#36825;个荒诞剧不啻当代中国社会的一个“奇观?#20445;?#20294;谁又能说,它不是随时上演的“常态”呢。

杨晓升小说的另一特点是,善于透过外在事件,剥露裹藏其中的伦理道德冲突,新旧观念冲突,直抵民族文化心理深层的?#25215;?#24369;点。《介入》就是一部值得重视的有分量、有深度的作品,也是集?#27704;?#22312;艺术创造上最值得?#39057;?#30340;一篇。主要人物郭秀英?#24310;?#32780;出,小说也从事件为主上升为以人物为中心。小说写一向健壮的郭老汉,突?#20960;?#30284;,?#34987;?#20102;“孝女”郭秀英,她干练,操劳,身为长女,勇挑重担,抢救父?#20303;?#22905;认定,必须掩盖病情,不然病人会被吓死,只有隐瞒得密不透风,才是对父亲的爱。为此她煞费苦心,身心交瘁,把肝癌淡化、改写成?#25991;抑住?#22905;固执地要求全家上下都服从她的爱——隐瞒。也曾有明智的声音出现,那是身在美国的妹妹秀梅,要求给父亲以知情权,认为人对自己的前途,命运,抑或疾病,都有权知情并选择,知情?#25293;?#26356;好地配?#29616;?#30103;,却遭到秀英的压制,仍是以爱的名义。隐瞒真相是很难的,编造假病历就更难,秀英?#23588;?#37117;做到了。?#27604;?#26159;以钱铺路。

“介入”本是医学专用名词,但又是小说中各个人物处境的形容。所有的人既未介入,又都介入了,在介入与不介入的问题上层层递进。无论把“信封”迅速装入口袋的主治医师,还是“热情”的女财务科长,都实际介入了合谋欺骗一个老?#35828;?#34892;动。?#27604;唬阅?#21069;中国乃至世界医疗水平,?#20960;?#30284;的郭老头?#39047;?#36867;一死。但他死得不明不?#20303;?#20182;未能“介入?#34180;ⅰ?#37197;合”他自己的治疗,在忐忑不安,将信将疑,惊惧交加中,受尽了罪,度完了残生。他是猜测到了真相的。这不是孝女因其“孝”而制造的悲剧吗,这不是一个“爱”的悲剧吗,这不是一种更大的残酷吗?小说对孝女郭秀英的刻画有相当深度?#26680;然?#25265;仁爱,在家中又不无跋扈,专制,她?#21051;?#19981;但要承担超?#27721;?#30340;家务,身心俱疲,而且要把自己?#20339;?#30340;戏维持下去,?#33618;?#24378;颜欢笑,把沉重藏起来。

杨晓升终究还是一个偏重于故事性、且能充分施展故事性魅力的作家。峰回路转,惊?#25285;?#21453;常,突转,以曲尽人生的无常,多变,人情世态的炎凉,这些元素构成了他小说的可读性,吸引力。以《天尽头》而论,构思奇特,折转的?#35759;?#24456;大,他偏能开出别一片天地。娇娇女刘晔遭遇车祸夭折,如五雷轰顶,轰倒了夫妻俩,?#21051;?#20197;泪洗面,但事情似?#37096;?#30011;上句号,还有多少戏可以?#30001;?#21602;?想不到杨晓升?#23588;话?#25103;继续演了下来,写成了一个大中篇,这是本领。夫妻俩最后选择双双自杀,也许是生活中有过的实情,但显然过头了,且不尽合情,他们并不老,何至于此?这与作者选择封闭式的写作有关。

作为一?#20013;?#25253;告文学,一?#20013;?#23567;说的双栖型作者,要让两者文风截然不同,是很难的。杨晓升的小说固然好看,但与他的报告文学放到一起,视角上的共同性便很明显。若以小说艺术来要求,我们也许会觉得,他写得有点直露,直白,意义外显,不太擅长与读者捉迷藏,不够含蓄。我们还会觉得,他过分?#35272;?#20107;件,总是从事件中引发矛盾,人物相对偏弱,被动地服务于故事过程及其意义。在语言上,我们或会觉得,生活化,个性化,陌生化还不够,看不?#25945;?#22810;尖新的、俏皮的、鲜活的表述,用成语多。他习惯于用评述性话语代替小说化的状绘。总之,机位太正,变化较少,以理入文,切入点和视角较为单一,还不够?#32654;保?#19981;够狂放,不够幽默,个性不够突出。叙述调子的变化也不多。这可能是我对杨晓升小说的不满足。但未免有些苛求,?#35789;?#24456;成熟的小说家有时也难做到。

放下我对小说性的偏执,我仍然要说,这是一部富于时代感和新鲜气息的,贴近老百姓生存的,酸甜苦辣齐备,令人感动的小说集。

(雷达)

此内容为优化阅读,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。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。8610-87869823
相关搜索:
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,共人参与

最热评论

刷新

    更多阅读

    点击加载更多

    热点?#34987;?/h4>

    今日TOP10

    猜你?#19981;?/h4>

    网友还在搜

    热点推荐

   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
   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
    湖北快三
    <rt id="soc8m"><small id="soc8m"></small></rt><optgroup id="soc8m"><menu id="soc8m"></menu></optgroup><rt id="soc8m"><optgroup id="soc8m"></optgroup></rt>
    <rt id="soc8m"><small id="soc8m"></small></rt>
    <menu id="soc8m"><div id="soc8m"></div></menu>
    <acronym id="soc8m"><small id="soc8m"></small></acronym>
    <code id="soc8m"><samp id="soc8m"></samp></code>
    <rt id="soc8m"><small id="soc8m"></small></rt><optgroup id="soc8m"><menu id="soc8m"></menu></optgroup><rt id="soc8m"><optgroup id="soc8m"></optgroup></rt>
    <rt id="soc8m"><small id="soc8m"></small></rt>
    <menu id="soc8m"><div id="soc8m"></div></menu>
    <acronym id="soc8m"><small id="soc8m"></small></acronym>
    <code id="soc8m"><samp id="soc8m"></samp></code>